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1936 號民事判決  請求所有權移轉登記

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連帶責任,民法第1153條固有明文債權人以訴訟程序向繼承人請求清償繼承債務時,法院應依其債之標的,判命繼承人應為之給付行為,可一概令繼承人為「連帶」給付。又給付裁判之主文,應合法、可能、明確,且強制執行而命債務人為一定之意思表示之判決確定者,視為自其確定時,債務人已為意思表示,此觀強制執行法第130條第1項規定自明。是於命被告(債務人)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之判決確定時,視為被告已為移轉之意思表示,原告(債權人)得逕持該確定判決,向該管地政機關申請為所有權移轉登記(土地登記規則第27條第4款規定參照)。
⒉系爭借名契約關係因丁○○死亡而消滅,上訴人為丁○○之繼承人,負返還系爭房地予被上訴人之義務,惟上訴人已辦理系爭房地之繼承登記,且登記為其公同共有等情,既為原審所確定。則依上開規定及說明意旨,於法院命上訴人辦理系爭房地所有權移轉登記之給付判決確定時,被上訴人即得逕持該確定判決,向該管地政機關申請為所有權移轉登記,而不得命上訴人為「連帶」給付。
⒊上訴論旨,雖未指摘及此,惟原判決關此部分之違背法令,有統一法令見解之必要。爰由本院本於原審上開確定之事實,自為判決,將上訴人此部分敗訴之判決廢棄(即命上訴人辦理系爭房地所有權移轉登記之連帶部分),改判駁回被上訴人該部分在原審之上訴,以適法。
註1:本文係參考台灣創新法律協會彙整之實務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