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2 年度台上字第 1962 號刑事判決  家暴殺人

刑法上之故意,依第13條第1項及第2項之規定,分為直接故意(或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或不確定故意)二種前者,指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使之發生(實現)該事實之決意,進而實行該犯罪決意之行為後者指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有發生(實現)之可能,因該犯罪事實之發生(實現)不違背其本意,乃予容認,任其發生(實現)之情形而言,二者並非相同。但不論行為人為「明知」或「預見」,皆為故意犯主觀上之認識,所異者僅係前者須對構成要件結果實現可能性有「相當把握」之預測;而後者則對構成要件結果出現之估算,要有一般普遍之「可能性」為已足,其涵攝範圍較前者為廣,認識之程度則較前者薄弱。

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殺人、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之不確定故意,依其犯罪事實之認定,係認上訴人能預見倘在被害人身上澆淋汽油,並點燃打火機,恐引燃被害人身上之汽油導致被害人身上起火燃燒而死亡,亦可能使該住處遭火引燃而燒燬該建築物之結果,仍容任被害人因身上汽油起火燃燒致死、建築物燒燬之結果發生,且於案發當下,經被害人告以:「這個(有)油氣就會燒了,妳不要不相信,這個有油氣就會燒了。」、「有油氣就會燒了。」等語時,上訴人回以:「I DON’T CARE」(我不在乎);及上訴人持打火機逼近被害人,被害人為求自保,由原先跪姿起身反抗,趁隙趨前奪取放置在地上之保特瓶,瓶內剩餘汽油因此噴濺潑灑,此際上訴人對被害人稱:「沒關係」後,即再次點燃其手上之打火機,因而引燃上訴人身上遭噴濺之汽油,復引燃前經上訴人潑灑在被害人身上之汽油,導致被害人全身著火並受有臉、頸部、前胸、腹部、背部、雙上肢、雙下肢及會陰燒燙傷,3度體表面積80%等傷害,被害人旋即前往該住處廚房,致該住處廚房之天花板及牆面受燒變色及瓦斯爐具下方木質櫥櫃櫃板受燒碳化嚴重,因上訴人以滅火器撲滅,方未繼續延燒。而被害人經送醫救治後,仍於民國110年4月25日不治死亡等語。然依一般社會通念,將易燃之汽油潑灑於人之身體上,再以打火機點燃,會導致人死亡,行為人對於此殺人之構成要件結果實現可能性,應認有「相當把握」之預測,而非僅存有普遍之「可能性」,故認此舉之行為人有殺人之直接故意,應無疑義。若如原判決前述事實所示,上訴人於點火過程中口出「I DON’T CARE」或「沒關係」等語,應只是對於其點火行為會導致被害人死亡乙節毫不在意,並非指其對於點火行為是否會致被害人死亡尚存疑慮,但縱發生死亡結果也沒關係。原審據此論斷上訴人僅具殺人罪之不確定故意,自有違誤。又本件上訴人及被害人發生衝突並引燃汽油之地點在火災戶之主臥室,而造成本案建築物燒燬未遂之地點則為該處廚房,臺中市消防局火災鑑定報告認定兩處起火點不相貫連(見他字卷第421頁),原判決亦認定本件廚房之火災係被害人身上著火後奔赴廚房所致(見原判決第18頁第27至28列)。倘若如此,則本件廚房著火之結果與上訴人當初在主臥室潑汽油並點火行為關連為何?被害人著火後奔赴廚房之舉動,是否為上訴人實行前述行為時所能預見?再依臺中市消防局火災鑑定報告及火災現場之配置圖所示,本件疑似上訴人預置裝有汽油之保特瓶容器,最後發現地點竟在火災戶之廚房內(見他字卷第405、406、407、416、420、421、422頁),則究係何人攜至廚房?前述廚房之燃燒情形,究係如何燃起?攸關上訴人是否成立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或是否有不確定故意之判斷,原審未予釐清並說明,亦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

註1:本文係參考台灣創新法律協會彙整之實務判決。

註2:判決全文參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EXPORTFILE/reformat.aspx?type=JD&id=TPSM%2c112%2c%e5%8f%b0%e4%b8%8a%2c1962%2c20230608%2c1&lawpara=&ispd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