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343 號刑事判決

刑事訴訟法關於鑑定之規定,除選任自然人充當鑑定人外,設有囑託機關鑑定之制度,依同法第208條規定,法院或檢察官得囑託醫院、學校或其他相當之機關、團體為鑑定,或審查他人之鑑定,並依同法第206條第1項規定,提出「記載鑑定之經過及其結果」之鑑定書面,即符合同法第159條第1項所定傳聞法則之例外,得作為證據之「法律有規定」之情形,且依同法第208條第1項前段規定,同法第202條關於鑑定人具結義務之規定不在準用之列,自無須命其具結,則囑託機關鑑定之結果縱未經實際實施鑑定人員署名具結或記明其身分,於結果並無影響。又上開鑑定書面並無一定格式,倘其內容實質上已詳載鑑定之經過及其結論,足供法院及當事人檢驗該鑑定意見之判斷與論證,即具備鑑定書面之法定要件,而具有證據能力。

本件依卷內資料,係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囑託具掌理專業鑑定事項之臺大醫學院所實施之機關鑑定,自不生應命該實施鑑定之人具結之問題,並據臺大醫學院函附鑑定(諮詢)案件回覆書所載,其鑑定A女之尿液及血清檢體,確皆鑑驗出佐沛眠成分,其內容既已詳細說明鑑定經過及其結果,且詳細說明檢驗方法為液相層析串聯質譜儀(LC-MS/MS)、可偵測之極限值等依據,即符合刑事訴訟法第206條第1項所定之法定程式,原判決認其具有證據能力,並採為本件判斷之依據,已於理由內詳予論敘說明,核其論斷,於法尚屬無違。上訴意旨以臺大醫學院非性侵害事件藥毒物檢驗之專責機關,且鑑定(諮詢)案件回覆書未經具結,亦未加註公正誠實之鑑定,不具證據能力等語,指摘原判決採證違背證據法則,亦非第三審上訴之適法理由。又檢察官囑託臺大醫學院鑑定本件檢體,函文主旨記載「惠請貴院於鑑定過程特別注意該檢體內有無ethylone、GBL、GHB等新興濫用藥物」等語,乃促請鑑定機關特別注意鑑定此類新興濫用藥物之有無,其囑託鑑定範圍或項目並未排除一般或其餘毒藥物。上訴意旨謂該鑑定報告書逾越鑑定範圍,核屬誤會。

註1:本文係參考台灣創新法律協會彙整之實務判決。

註2:判決全文參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EXPORTFILE/reformat.aspx?type=JD&id=TPSM%2c111%2c%e5%8f%b0%e4%b8%8a%2c343%2c20230517%2c1&lawpara=&ispd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