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2 年度台上字第 4275 號刑事判決  業務侵占

寄託物為代替物時,如約定寄託物之所有權移轉於受寄人,並由受寄人以種類、品質、數量相同之物返還者,為消費寄託;寄託物為金錢時,推定其為消費寄託。民法第602條第1項、第603條分別定有明文又侵占罪以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為要件。寄託物為金錢時,當事人如無特別約定,應推定為消費寄託,寄託物之所有權移轉於受寄人,受寄人僅負有以種類、品質、數量相同之物返還之義務,不負返還「原物」之義務。縱受寄人事後違反與寄託人間之委託信任關係,延不返還寄託物,亦與侵占罪之要件不相侔,不能論以侵占罪。

如果無訛,上訴人於受託期限屆滿後,得以匯款替代現金返還,告訴人並未要求上訴人須原封不動返還所保管之物。原判決認定告訴人之意思係「原物」返還,與卷內資料不符,有證據上理由矛盾之違誤。又本件寄託物既為金錢,且上訴人不負返還原物之義務。能否因上訴人曾允諾不動支挪用款項,即謂雙方不成立消費寄託關係?非無疑義。此攸關上訴人是否成立業務侵占罪之認定。原審未予調查釐清,並為必要之說明及論斷,遽行認定上訴人犯業務侵占罪,自嫌率斷。有判決不備理由及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法。
上訴意旨指摘及此,為有理由,應認原判決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
註1:本文係參考台灣創新法律協會彙整之實務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