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2086 號民事判決  請求合夥清算等

時效抗辯,固屬債務人之權利,惟稽之消滅時效制度設立之目的,倘債務人對債權人之未能行使權利有可責難之事由,參照債務人行為之內容與結果,及該案各種事實關係等,足認債務人時效抗辯權之行使有悖誠信原則,致權義失衡而有失公允,且不容許行使時效抗辯並未顯著違反時效制度之目的時,應解為債務人為時效抗辯係屬權利濫用而違反誠信原則

查系爭合夥與詹0松間就系爭房地存在借名登記契約,系爭合夥於目的事業吾0公司在82年8月25日辦理解散登記時消滅,致系爭房地之借名登記關係因而消滅,均為原審所確定之事實;而上訴人於事實審次主張:詹0松為吾0公司之負責人,吾0公司何時停業、解散,伊及其他合夥人均未獲告知,詹0松為時效抗辯違反誠信原則等語(見原審更二審卷㈡第39、133、447頁),並提出吾0公司登記資料、停業申請書、公司註銷申請書為證(見一審卷第52至82頁),即攸關詹0松得否為時效抗辯而拒絕給付之判斷,自屬上訴人重要之攻擊防禦方法,原審未於判決理由項下說明取捨意見,逕認系爭合夥對詹0松就系爭房地之借名登記返還請求權自82年8月25日起算,已罹於消滅時效,進而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決,自有理由不備之違法。

又原審既認系爭合夥與詹0松間就系爭房地成立借名登記契約,倘若系爭合夥就系爭房地得行使終止借名登記返還請求權,則能否謂附表3編號2、3所示之租金、土地補償費非屬系爭合夥之合夥財產,亦滋疑義。次按合夥解散後,其清算由合夥人全體或由其所選任之清算人為之。原審一方面以系爭房地之借名登記返還請求權自系爭合夥解散即得行使而起算消滅時效,似認不以選任清算人為必要,而無不能進行清算之情事;繼而謂系爭合夥迄今未選任清算人進行清算,不得請求分配賸餘財產(見原判決書第14頁第27至30列),似又認非選任清算人不能進行清算,先後不一,更有理由矛盾之違背法令。究竟系爭合夥尚有何清算事務未完結?仍待釐清。原審未遑詳加調查審認,遽行判決,不免速斷。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聲明廢棄,非無理由。

註1:本文係參考台灣創新法律協會彙整之實務判決。

註2:判決全文參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EXPORTFILE/reformat.aspx?type=JD&id=TPSV%2c111%2c%e5%8f%b0%e4%b8%8a%2c2086%2c20231122%2c1&lawpara=&ispd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