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0 年度台上大字第 279 號民事裁定  請求給付買賣價金

主  文

被告對於第二審認原告之請求全部存在,其主張抵銷之請求全部或一部不成立之判決,提起第三審上訴者,於計算其上訴利益時,應將所不服第二審認原告請求存在之金額及經裁判否准之抵銷額,合併計算之。至上訴裁判費,應於其不服範圍內,原告請求之訴訟標的金額,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十六第一項規定計徵

㈠憲法第16條規定之訴訟權,係以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得依正當法律程序請求法院救濟為其核心內容。本件法律爭議雖係被告對於原告請求存在及其抵銷請求成立與否之裁判合併提起上訴時,其上訴利益應如何計算之問題,實則恆關涉是否已逾民事訴訟法第466條第1項所定之上訴利益數額,影響當事人得否就不利於己之財產權訴訟第二審判決提起第三審上訴。而該項規定,以第二審判決後,當事人因上訴所得受之利益是否逾一定之數額,而決定得否上訴第三審之標準,係立法者衡酌第三審救濟制度之功能及訴訟事件之屬性,對於人民訴訟權行使所為合理之限制(大法官釋字第574號解釋意旨參照)。上訴利益既攸關該項規定之用,其計算自應確保人民權利遭受損害時,可獲得應有之救濟,以免對於人民訴訟權之行使,逾越合理之限制。

(二)民事訴訟法第400條第2項規定:主張抵銷之請求,其成立與否經裁判者,以主張抵銷之額為限,有既判力。蓋於法院認定原告請求債權存在時,必須再就本訴訟標的而被告為抵銷抗辯之另一債權(抵銷債權),其成立與否及數額,在兩造充分攻防後,併為實質認定,以為原告之訴有無理由之終局判決,自應賦予既判力,以求訴訟經濟,避免重複訴訟而裁判矛盾,維護法之安定。此時法院就抵銷債權,既須在原告請求及被告主張抵銷之額範圍內為實質認定,上開規定所稱其成立與否經裁判者,自應併指主張抵銷之額成立及不成立部分,以發揮裁判解決紛爭之功能。

㈢提起上訴,為當事人對於所受不利益之終局判決聲明不服之方法。依民事訴訟法第481條準用第441條第1項第3款規定,被告上訴第三審,應於上訴狀表明「對於第二審判決不服之程度,及應如何廢棄或變更之聲明」。該應表明之「不服之程度」,於無抵銷抗辯之一般事件,固僅表明對於原判決一部或全部不服即為已足;但於有抵銷抗辯之事件,除應表明就原告請求經第二審法院准許而不服之數額外,同時應表明就被告抵銷抗辯經第二審法院否准而不服之數額,始得明瞭其上訴狀應表明之「應如何廢棄或變更之聲明」。而被告抵銷之請求生既判力者,確定判決就抵銷債權法律關係之判斷,即成為規範當事人間法律關係之基準,後同一事項於訴訟中再起爭執時,當事人不得為與該確定判決意旨相反之主張,法院亦不得為與該確定判決意旨相反之判斷。是基於憲法保障訴訟權及財產權之意旨,應就被告表明不服原判決程度之數額(含對原法院就原告請求債權認定存在、就被告抵銷債權認定不存在),合併計算其上訴利益,始可避免被告因原判決而實際所受財產上之不利益,已超過限制上訴第三審數額,卻無請求再救濟之機會,致對其訴訟權行使之限制,逾越合理範圍。

註1:本文係參考台灣創新法律協會彙整之實務判決。

註2:判決全文參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EXPORTFILE/reformat.aspx?type=JD&id=TPSV%2c110%2c%e5%8f%b0%e4%b8%8a%e5%a4%a7%2c279%2c20230616%2c1&lawpara=&ispd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