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2 年度台上字第 4254 號刑事判決  違反洗錢防制法

賭博罪保護的法益應在於保護個人財產不受不當剝奪,避免未受國家合法管制下而參與賭博活動者,其財產陷入遭人操弄、恣意剝奪的危險。就保護個人財產免遭侵害危險的法益而言,立法上處罰經營賭博場地者已足,參與賭博者是否一併處罰,立法形成自由之餘地。從而,刑法第268條就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之人的處罰,較刑法第266條僅係單純參與賭博者為重。而刑法第268條之「意圖營利」,只須主觀上有圖得利益之意思為已足,不以實際上已取得利益為要件。賭博營利罪之行為人如同時有參與賭博之行為,其參與賭博之財物輸贏,繫於賭博行為本身之射倖性質者,固非刑法第268條所定「營利」之所得,惟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依其賭博遊戲之設計,例如電子遊戲機之程式,即已隱含具有較高獲勝機率,已非純粹射倖性所得比擬,抑或就賠率或賭金給付之計算,已包含扣除固定比例予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亦即含有所謂「抽頭」性質,均屬具有營利之意圖。不能僅以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形式上未向參與賭博者收取入場費、會員費,或約定現金兌換賭博點數價差等費用,逕認並無營利意圖。至是否有營利意圖之認定,係屬事實審法院關於採證、認事之事項,並由其本於經驗、論理法則所為判斷之職權行使。
  原判決說明:依第一審勘驗曾00所提供其參與「LEO娛樂城」賭博影像,係於網路空間提供「百家樂」下注賭博之場所,每次均有多數不特定賭客押注,且「荷官」也是聘請真人在鏡頭前發牌,使線上賭客有如親臨賭場現場的觀感,並斥資蒐購人頭帳戶供不特定賭客匯入賭金,且需聘僱人員負責客服、出入金事宜,已耗費相當之成本,且所投入之網路基礎建設之軟硬體成本龐大,自難認僅係單純與不特定賭客對賭,而願耗費鉅額成本架設賭博網站。是「LEO娛樂城」經營者主觀上有藉以牟利之期望,而有營利意圖。且依曾00於第一審審理時所證:「買閒家贏,賠率是1賠1,買莊家贏,賠率是1賠0.95」等語,此莊家贏所扣取之5%,即係應付給莊家之佣金;另參考「維基百科」資料就「百家樂」遊戲之說明,所有投注期望值均為負數。足認「LEO娛樂城」已透過賠率之設定,使莊家處於較有利之局面,莊家贏錢之機率明顯大於賭客,又尚且於下注莊家贏而獲取賭金時,須扣取5%作為莊家抽頭金性質之佣金,自非單以賭博射倖性牟利,縱然其中仍有射倖性,賭客有時也會贏錢,仍無礙於「LEO娛樂城」經營者確有收取佣金,並透過賠率之設定,希冀賺取較高贏錢機率之期望值,而確有藉以牟利意圖之認定。上訴人既有此認識,率爾出借其帳戶,漠視其帳戶容任「阿凱」所屬之賭博集團使用,並掩飾、隱匿犯罪所得之所在及真正去向,自有關於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聚眾賭博所得一般洗錢罪之不確定幫助故意等旨。原判決就有供給賭博場所、聚眾賭博事實之「LEO娛樂城」經營者,其主觀上營利意圖之認定,尚符經驗、論理法則,且就「LEO娛樂城」確有扣取5%抽頭金事實之認定,係依憑曾00之證言,而參考「維基百科」資料者,係就「百家樂」遊戲關於「所有投注期望值均為負數」部分之說明。上訴意旨泛指:原判決逕認「LEO娛樂城」經營者主觀上有營利意圖,以及僅憑維基百科之記載,用以證明「LEO娛樂城」確有扣取5%之抽頭金,有認定事實未憑證據、理由不備及矛盾之違法等語,自非合法之上訴第三審理由。
註1:本文係參考台灣創新法律協會彙整之實務判決。